MENU

寒假杂记-1

January 2, 2022 • Read: 2617 • 杂谈阅读设置

$$ 1 $$

2021年12月29日,我坐上了前往南阳的火车,当然我家并不在南阳,只不过需要在南阳中转罢了。当天一大早我就离开学校到了鑫哥家。鑫哥是我研一的室友,研二我去了新校区,而他导师安排他留在老校区。鑫哥是本地人,前两年和女朋友贷款买了这里的一栋二手房,这也是我第一次到鑫哥家,可惜的是他女朋友并不在家。中午鑫哥请我吃了顿饭,下午他把我送上了出租车。火车5点45发车,31号凌晨3点到南阳,也就是说我至少要在火车上度过一整天。想到火车上的盒饭有些贵,于是我提早买了两桶泡面。由于我本身很少吃泡面,因此对泡面也没有什么品牌偏好,超市里每一桶泡面被我选中的概率都是独立且随机的

候车厅里有很多"打工人",他们大多席地而坐,大包小包的行李就放在旁边,其中一位大叔的塑料袋吸引了我的视线,因为袋子里装的全是老坛酸菜牛肉面。可能图片拍的不是很清楚,但老坛酸菜牛肉面标志性的紫色非常明显。我是一个很喜欢瞎想的人,看到这一幕我不免感叹,当年汪涵给老坛酸菜牛肉面拍的广告果然深入人心(当然也可能有别的原因)

$$ 2 $$

火车上其实没有什么很特别的事儿,由于我买票比较晚,所以只抢到了中铺。中铺的痛苦只有睡过才知道。首先是上半身完全没有办法挺直,其次上下床要频繁穿鞋、脱鞋,而且经常存在下床时找不到鞋的情况(一般是被走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小心踢到旁边去了)。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对比了一下绿皮火车和高铁,我觉得绿皮火车让人觉得自己是货物或者牲畜,它的作用仅仅只是将你从A点送到B点;而高铁才让人体会到人的感觉

$$ 3 $$

时间很慢地到了31号凌晨3点,农场主派人把我们抓到笼子里,我隐约看到了笼子上的标签,上面写着一个名为"荆门"的屠宰场

$$ 4 $$

早上7点半到荆门,下火车之后很快我就搭上了一辆的士。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时,计价表上显示7.8元,司机让我转账8元。到家之后第一感觉是冷,就好像进了冰窖一样。在北方习惯了室内暖气,回家之后没有暖气一时适应不了。本来在火车上就已经吃了很多(泡)面,按道理来说这时应该没有胃口吃面了,但我看了下时间才7点40,于是就去我以前经常过早的那家面馆点了碗拉面。因为太久没在这儿吃,也不知道价格涨没涨,我便问老板:“是5块吗?”,老板点了点头

$$ 5 $$

先前到家的时候,我奶奶不在家,吃完面回家发现她还没回来,于是我就先把自己房间收拾了下,刚把电脑从行李箱拿出来她就回来了。每次我从学校回来她见到我第一句话总是:“我看看你变胖没有,你怎么还是瘦的跟个猴似的?”,我每次也都是尴尬的回答道:“没有吧,我觉得我好像长胖了一点儿”

回家之后能很明显感觉到我奶奶的喜悦之情,例如我和她一起在包馄饨,楼下有人叫她打牌,她说:“没空,在给知识分子包馄饨,刚到家”

$$ 6 $$

31号这天过的很快,好像时间也迫不及待地进入2022,一转眼就到了晚上11点。平时这个点我早就睡了,但是为了跨年,我也就一直等到了12点。我奶奶睡得更早,好像在她看来跨年这个事根本不重要,或许是因为她跨了70几个年头早已见怪不怪。在我看来,跨年的意义并不在于迎接新的一年,因为实际上几分钟前是2021年,几分钟之后是2022年,这个感觉甚至不如当你知道自己的论文被录用那么兴奋。跨年的意义在于,我们可以给那些很久没有联系的好友、远在千里的好友顺理成章的发送一份问候、祝福,又或者是我们可以趁此机会立下一个大概率不会完成的新年flag

作为一名坚定的唯物主义战士,我向来不喜欢说祝福语之类唯心主义的话,所以我并没有在b站祝各位新的一年如何如何,但是相信各位今天也收到不少祝福了,应该不少我这一个。祝福语大同小异,但是说这些话的人却不同,我们并不应该过分关注每个人说了什么,而是想想我有多久没见过他了?他现在过得如何?人生没有后悔药,但是你可以选择在某些节点按下Reset键,今天就是个不错的日子

Archives Tip
QR Code for this page
Tipping QR Code
Leave a Comment

5 Comments
  1. 傻傻的小小豪 傻傻的小小豪

    看看杂谈 感觉也蛮好的

  2. Nick Nick

    写的真好。想起本科时候坐绿皮卧铺回家,要晃接近24个小时。火车站是少有的能让我感受到人间真实的地方,亿万富翁也好,底层牛马也好,都得来这里候车。他们目的地相同,到达方式却天差地别。像极了人生呢,从出生到死亡,有人出生在罗马,有人生来就是牛马。

  3. yike yike

    老哥在哪里读书呀

  4. 防水涂料加盟 防水涂料加盟

    感谢分享 赞一个

  5. zzz zzz

    读出了鲁迅的感觉@(滑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