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初中同学聚会有感

October 8, 2022 • Read: 1854 • 杂谈阅读设置

10月3日这天,荆门温度最高有38度,过了3号气温将会急转直下,例如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在家穿了四天的毛衣了。本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,我和几个初中同学相约在3号最热的这天举行同学聚会


我们上初中周末经常约着一块儿网吧通宵,所以群名叫“通宵专业户”

这次是我们第二次同学聚会,第一次是2019年2月,大家在饭桌上约定以后每年都聚一次,没想到第二次聚会一晃就过了三年,中间因为疫情或是其它原因没能聚成。第一次聚会有8个人,那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大学毕业,第二次聚会只有5个人,却只剩我还在读书。第一次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们在饭桌上滔滔不绝地聊着以前的事儿,就好像重新上了一遍初中,讨论我们8个人谁被班主任揍的最多(首先排除我),谁抄作业被逮到的最多(首先排除我),谁和哪个女生是冤家......

在参加这次聚会前我预想了很多,例如大家的样貌变化、身份变化、第一句话该说什么,甚至为了饭后的网吧开黑环节,我提前好几天训练了一下自己的英雄联盟(以下简称LOL)水平


夸下海口,表示我要carry他们

见了面以后我才发现大家和三年前比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。我们都很好奇对方的近况,于是在饭桌上轮流进行“拷打”,问问最近过的怎么样,在做什么,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


胖子

首先是胖子,我对他算是最了解的,今年7月我去襄阳找胖子玩,当时他正一边上班一边考研。这次见到他,他说不考研了,问他为什么,他说因为今年研究生缩招,不好考了。我没继续说什么,或者说我早有预感,以我对胖子的了解,他不是一个做事坚持的人,在学校有老师管着的时候如此,更别说没有老师监督的时候了。关于更多胖子的故事,可以看我之前写的文章我与胖子的二三事&暑假杂记-1


梁总

然后是梁总,群里昵称叫“瓜瓜乐”的就是他,群名也是他起的。以前他是我们几个中打LOL最好的,好到上大学的时候可以靠接单代练养活自己。还记得初中我和梁总的一件趣事,晚上我在他家楼下等他去网吧,他从上面丢下来一个纸团,上面写着:“等会,我爷爷睡着了我再出来”。梁总在现在安徽某公司上班,他们公司有入党的机会,最近刚成为预备党员,也算从良了吧


虎哥

虎哥是我们这些人中最腼腆的,平时话也少。别看他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,初中班上男生跟他比扳手腕没几个能超过4秒,平时也没见他健身,我们总说他名字里带个“虎”,所以天生神力。初中的时候有个学姐,个子高高的,人也很漂亮,天天下课就来我们班后门口找虎哥,给虎哥送各种礼物,但是虎哥对人家没任何好感,礼物也从不收,后来这事儿被我们班主任知道了,找那个女生谈话,此后她就再没来过了。虎哥目前在荆门某4s店当销售,我们这伙儿人两个有车,其中一个就是虎哥,另一个是胖子


邱总

邱总最初和胖子在一个高中,后来学艺术所以转学了,最后以艺术生的身份和我考上了同一所大学,大一的时候我们还约在学校附近的网吧通宵过一次,后来觉得通宵身体有点顶不住就再没去过了。关于邱总的工作,这里不方便说,便略过了

在聊天的过程中,我问了一句:“谁现在有女朋友?”,大家相视一笑,没人开口。可能因为谈到了女性,话题被转向了我们初中的那些女同学上。首先想起的是我们初中三年的班长,她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女神,用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莲而不妖”来形容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,最后一次关于班长的消息源自她的QQ空间,大致内容是她直博首都医科大学了。不论好坏,极端往往更容易被人记住,班长如此,我们班上另一位女生亦是如此。我们班主任几乎不对女生动手,除了这位女生,她因为收低年级学生保护费这件事被我们班主任扇了几巴掌,另外还有一些违法的事儿,就不在这儿细说了。后来我们又谈及了很多女生的名字,但是大家很久都没有联系,也不知道她们最近在做什么就略过了。邱总最后开始揭我老底儿,提到了我们班的一个转校生,迫于他们的拷打,我只好和盘托出。这个女生姓刘,她的名字起的很不错,有“瑞雪兆丰年之意”。大概是初二上学期的时候她从别的学校转来我们班。有一次无意间我在老师办公室看到了各个同学的出生年月日,清一色1998中的一个1996格外显眼,望向姓名俨然便是她。某个星期六我坐公交回家,公交停在某一站的时候我看到了站台边的她,现在很难回想我当时的感觉,或许和《赛博朋克 边缘行者》中大卫第一次见到露西时候的感觉一样。之后在班上我会偷偷注意这个女生,发现她不属于好好学习类型的时候我松了口气,因为这样我每天就可以把作业给她抄了。作业一直抄到了毕业,初三毕业的暑假相当漫长,我也记不清是几月份了,某天她给我发了个消息,说是生病了,希望我能去看她,我问她想吃什么早餐,她说:“肯德基的皮蛋瘦肉粥”。那天我去的很早,不到7点我就进了病房,病房里有两张床,其中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女生,另一张床上也躺着一个女生。可能我开门的声音惊动了其中一个女生,她抬起头来看我,我也望向她,确认她不是刘xx后,我径直走向另一个病床。将皮蛋瘦肉粥放在床边的柜子上,瞅了眼她还没醒,于是搬个了个板凳坐在她旁边开始玩手机。由于好奇她得了什么病,我起身走向床尾,拿起病历簿看了看,具体内容我记得不是很清了,只记得四个字——“中期妊娠”。说来惭愧,当时我并不认识“妊娠”两个字,只好利用偏旁部首查了一下百度,我已记不清当初得知其含义时的想法,只记得后来默默坐回到了椅子上,没过多久她醒了,我们随便聊了聊,我没有问,她也没有说。离开医院的时候将近9点半,走之前她让我不要告诉别人,我点了点头

饭后是经典的网吧开黑环节,每次聚会吃完饭去网吧上网已经成了我们的惯例。第一次聚会的时候由于人太多,我们只好分两队进行4v4,这次正好5个人,便干脆一起匹配对战了


战绩

打了两局之后我才发现,原来梁总那句“很久没玩了”不是他在谦虚,看得出来他真的很久没玩了,以前只要他在,我们随便玩都能赢,那天我们被连续暴捶了几局,直到最后才赢了两把

到了下午5点多,我们一块儿结账下机,梁总有点事就先打车走了,剩下我们几个决定走回去。走路回家也算是经典环节了,初中的时候我们通宵完无论多累,出了网吧都会先找个地方吃碗面,吃完之后走回家,没有别的原因,就是想硬撑着表示自己通完宵一点事儿没有,实际上到家之后完全顶不住,倒头就睡了。第一次聚会结束我们也是一块儿走回家的,但那次走回家不是谁为了硬撑,或许是为了珍惜哥儿几个好不容易聚在一块儿的机会,想再多聊聊,至少我是这么想的。这次回家的路上,大家的话并没有我想象的多,甚至很多时候一两分钟没人说话,谈论的话题也从原来的天马行空变成了就业形势、工作情况等。我家住的最近,因此每次都是我最先离开。到了小区门口,我记不清说了几次“拜拜”便与他们分开了

Archives Tip
QR Code for this page
Tipping QR Code
Leave a Comment

9 Comments
  1. 傻傻的小小豪 傻傻的小小豪

    你们的初中生活挺精彩,我这边管的严 ,而且很压抑,我觉得不太好

  2. jerry jerry

    也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

  3. Terrney Terrney

    我超,荆门@(真棒)我大学就在荆楚理工读的,不过现在在西安读研了#(咽气)

    1. mathor mathor

      @Terrney我超,荆楚理工皇家学院

    2. Terrney Terrney

      @mathor#(欢呼)#(赞一个)#(欢呼)

  4. cccnroge cccnroge

    学位课平均分74.7,差0.3分,荆楚理工就不给我学位证,很气

  5. 星

    谁能伴我同行

  6. Cosine Cosine

    发现她不属于好好学习类型的时候我松了口气,因为这样我每天就可以把作业给她抄了
    up主还挺好玩的

    1. mathor mathor

      @Cosine哈哈哈哈,一点坏心思罢了